导读

船拳,就是在船头方寸之地上打拳。其运动形式有徒手和器械之分,表现形式有闭口和开口之分。太湖是“江南船拳”的发源地,苏州的越溪、沙家浜、北桥地区则是其传承流布地。其历史可追溯到春秋吴越争霸时期。《苏州府志》载:“吴人以舟楫为艺,出入江湖,动必以舟”。长期舟船生活知识的积累加之造船业的发达,先秦良好的习武传统和苏州古代的水军活动,形成其主要内容。船拳兴盛于唐宋。明清以后,渐变成苏州的民俗休闲文化。清顾禄《桐桥倚棹録》载虎丘山塘游船灯会:“有等游民,呼朋引侣,自雇小舟,敲动粗细锣鼓,并为盘杠、盘叉、盘火把诸戏,自得其乐”。

船拳既是强身健体的体育活动,还是苏州民俗文化的活化石,更是吴文化的重要组成。经苏州市体育局全力抢救挖掘保护,传承传播,2016年1月14日苏州“江南船拳”正式被江苏省政府批准公布列入《江苏省第四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这是苏州市目前唯一一个省级体育类非遗保护项目。

1.释义

苏州一词,应该是历史的一个动态的地域概念。在古代,苏州主要指苏州府及其所属地区。如元代苏州府,东至海岸百五十里,东南至松江府百八十里,南至浙江嘉兴府百三十里,西南至浙江湖州二百十里,西北至常州府百九十里,北过江至扬州府通州二百七十里。在明代,苏州府主要包括吴县、长洲县、常熟县、吴江县、昆山县、嘉定县和太仓州。清代的苏州府则所辖吴县、长洲、元和、昆山、新阳、常熟、昭文、吴江、震泽,共9县;另加太湖1散厅。新中国成立以后的苏州,区域范围也有过变化。如改革开放前的苏州,既包括苏州市区,也包括苏州地区行政公署,当时无锡的江阴也在其所辖之内。现在我们所说的苏州,则是包括昆山、太仓、常熟、张家港市,及吴江、吴中、相城等区在内的苏州大市范围。

江南一词,一般是指长江在江苏境内东流入海的约400公里黄金岸线以南的长江三角洲地区,包括江苏省的苏南、上海市全部、浙江省东北部,其中吴地是江南的主体和核心地区。所谓吴地,也就是狭义的吴文化地区。在中国学术界,吴文化地区有广义与狭义的区分。广义的吴文化地区是指以历史上吴国稳定疆域为基础的地区,大致包括现长江下游以南、钱塘江以北(浙东除外),晥南部分地区和江苏长江北岸部分地区(这个区域与楚国犬牙交错),其空间范围应比现在的吴地大得多。狭义的吴文化地区,则是从自然环境、历史渊源、经济社会和文化特征等多方面综合考察而得出的认识,它是以太湖为中心,大致包括江苏的苏州、无锡、常州市,浙江的嘉兴、湖州市,以及镇江、杭州的个别县区。这一带正是历史上江南的核心地区。

那么,什么是船拳?顾名思义,船拳就是在船上打拳。船身的不断流动和船体的面积限制等,不仅给拳术演练者加大了练习难度,而且也提出了更高的身体和心理素质要求。船拳活动中,既要求拳师的身体要和船体保持一致,也要求行进的船体和动态的流水保持一致;既要求船头的拳师要和船尾的操舟船手保持一致,也要求船头的拳师要和船舱的鼓乐手们保持一致。所以作为吴文化一部分的苏州江南船拳,既是中国武林中独一无二的拳术流派,更是吴文化宝库中一颗耀眼的明珠。

2.苏州江南船拳产生的历史与背景

追溯苏州江南船拳的产生,确有着悠久的历史。而且就产生的历史背景与原因而言,它主要包括了以下三点:

背景之一:水乡人民的长期舟船生活。众所周知,操舟泅水是人类的一种生活技能,在渔猎时代也是人类的一种获取生活资料的生产技能,所以,人类很早就掌握了这种技能,这在《诗经》中已有反映:“就其深兮,方之舟之。就其浅兮,泳之游之”。 从地理环境来讲,苏州河道 ,纵横交错,密如蛛网,它必然给这里的水上活动提供了优越的条件,所以苏州百姓在很早以前就出现了操舟泅水的体育活动。居民习于以船为车,以揖为马。因而“不能一日而废舟揖之用”。故《苏州府志》载:“吴人以舟楫为艺,出入江湖,动必以舟,故老稚皆喜操舟,又能泅水”。

在古代,苏州百姓不仅是善于操舟行船,而且据说还有一边操舟行船,一边引亢高歌的习俗。在《苏州府志》风俗篇,有这样一段记载:“吴下耕作或舟行之劳,多作讴歌以自遣,名唱山歌”。《吴歌》里就有这样一首行船时的对歌:“啥个船白来啥个船黑?啥个船背浪掮枪戈?啥个船咀上带须须?啥个船出窠乘风凉”?“石灰船白来煤炭船黑,枪船背浪掮枪戈,划龙船咀上带须须,漂洋船出窠乘风凉”。

关于苏州百姓的操舟活动,甚至在一些宗教民俗活动中也有表现。例如在常熟地区就曾流传过四月二日的划神船活动。“每年四月二日,以巨舰载神船以出,翼以龙舟,前列小船数十,船首各一人,持兵仗而舞,神船随其后,行必倒,象当日战斗。是日,士女云集,游舫鳞次,而远望白旗飘飘,则知倒划船来,争相引避”。 这种划神船活动,亦与古代军事活动有关,据说起源于张士诚兵败常熟之事,目的是为了消除鬼灾。

江南水乡,河湖交错、水网纵横,舟船既是普通百姓日常生活中重要的生产工具,同时也是出行交往的重要交通工具,是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在长期的舟船生活中,知识的日积月累是后来苏州江南船拳产生的重要条件之一。

背景之二:苏州的社会文化。从社会文化背景来看,苏州江南船拳的产生应有两个重要的因素:

第一,古代苏州有着良好的习武传统。例如,春秋时吴国的“鱼肠剑”故事,和荆轲刺秦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其中的主人公专诸就是太湖边的一个渔夫,是他的侠义成就了吴王阖闾的春秋霸业。“鱼肠剑”故事说的是春秋时期,吴王僚专横无道,举国臣民都非常痛恨他。他的堂兄公子光(即吴王阖闾)便有意除掉吴王僚而自立为王。这时伍子胥便将剑术家专诸推荐给公子光。专诸曾在太湖去向名厨专门求教制作鱼灸技术,学成后公子光决定宴请王僚,并命令专诸想办法在宴会上将宝剑藏在鱼灸腹中敬献,以伺机刺杀王僚。为了能在鱼腹中藏好宝剑而又不能露出破绽,专诸确实动了一番脑筋。他先将鱼背上的肉剞出花纹入油锅一炸,鱼肉便松涨竖立起来,再用佐料一灸,浇上辅料,鱼的外形就模糊不清了,端上桌来,很难看出其中暗藏的短剑。当专诸将腹藏宝剑鱼灸进献于王僚面前时,乘间抽剑,“以刺王僚,贯甲达背”,行刺获得成功。与专诸齐名的还有一个太湖渔夫要离。要离也有很高的剑术,便帮助阖闾追杀吴王僚的儿子庆忌,而获得成功。从专诸和要离的故事,我们所看到的是古代苏州人民的习武传统。

第二,古代的水军活动也是影响苏州江南船拳产生的因素之一。历史记载表明,早在先秦时期的苏州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水军训练活动。所以现代有人研究认为中国最早的海军是在苏州。即从苏州浏家港出发到1433年结束的郑和下西洋的伟大壮举。而这一壮举无疑与苏州最早出现水军活动有着深厚历史渊源的舟船文化关系。例如《吴越春秋》“勾践伐吴外传”中曾有记载说:“周七里,以望东海,死士八千人,戈船三百艘。”“越性脆而愚,水行山处,以船为车,以楫为马,往若飘然,去则难从,悦兵敢死,越之常也。” 可见当时兵家对于水军训练及作战的看重。此外《越绝书》上曾有一段吴王阖闾与伍子胥的对话。王问:你是怎样准备船战的?胥答:“船名大翼、小翼、突冒、楼船、桥船。令船军之教,比陵军之法,乃可用之。大翼者,当陵军之重车;小翼者,当建仓军之轻车;突冒者,当陵军之冲车;楼船者,当陵之行楼车;桥船者,当陵军之轻足骠骑也”。 又说:船分三翼,“大翼一艘长十丈,中翼一艘长九丈六尺,小翼一艘长九丈” 。这一段话虽然写的是伍子胥如何论“船军之教”,属于古代水军训练的内容,但仅从操舟驾船的技能来说,它确实反映了当时苏州人操舟技巧已是相当高超了。民国《吴县志》载:“吴县西南渔洋山麓有教场,相传伍子胃教练水军所筑,此外即太湖或泊船处也。”所以古代水军训练活动也应是影响苏州江南船拳产生的重要因素。

背景之三:苏州的社会经济条件。 以太湖平原为中心的古代苏州,是著名的鱼米之乡。吴王阖闾执政后,为了达到“安君治民”“兴王成霸”的目的,顺应吴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接受伍子胥“立城郭,设守备,实仓虞,治兵库”的建议,“乃使相土尝水,象天法地,造筑大城,周围四十七里。陆门八以象天八风,水门八以法地八聪”。使苏州古城不仅规模宏大,而且采取了城内有城,城外有郭的三重建制,促进了经济文化的发展。苏州城中不仅设有商业区,而且手工业也相当发达。如《吴地记》曰:“匠门,又名干将门……阖闾使干将于此铸剑”;“酒醋城,《吴地记》在胥门西南三里”。此外,城郭中还有仓库以贮粮,“胥门南三里,吴王储粮处”。所以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说:“夫吴王阖闾,春申、王滨三人招致天下喜游子弟,东有海盐之饶,章山之铜,三江五湖之利,亦江东一都会也。”可见它不仅在当时而且对后世苏州经济文化的发展也起了重要作用。“民保命而不适,岁时熟而不凶,吾官公而不私,上下调而无忧,天下服而无御,四境静而无虞”; “禾稼登熟,兵革利坚”。正是在这样的经济条件下,使苏州江南船拳的产生有了足够的物质基础。我们可以从《吴县志》中看到当时的造船工艺:范悉移家,其船长八丈四尺梁宽一丈五尺,落舱深丈许,中立三大桅,五丈者一,四丈五尺者二,提头一桅三丈许,梢桅二皆二丈许,以四船相连为一带,而以梢桅分左右为雌雄。造船业的发达,当然是苏州江南船拳赖以生存的必不可少的物质条件。

3.苏州江南船拳的发展与传播

3.1关于苏州船拳的发展。苏州船拳的最早产生可追溯到先秦时期,在唐代已有一定的活动市场。如苏州北桥的觉林寺庙会表演,船拳已是其中的主要内容之一。然而苏州江南船拳的真正发展并对社会发生影响力是从宋代开始的,特别是南宋时期。其背景是随着杭州南宋都城的建立,使苏杭一带的水文化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有诗为证:苏轼《瑞鹧鸪?观潮》:“碧山影里小红旗。侬是江南踏浪儿。拍手欲嘲山简醉,齐声争唱浪婆词。西兴渡口帆初落,渔浦山头日未敧。侬欲送潮歌底曲,尊前还唱使君诗。”潘阆《酒泉子》:“长忆观潮,满郭人争江上望。来疑沧海尽成空。万面鼓声中。弄涛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别来几向梦中看。梦觉尚心寒。”陆游《一落索》:“识破浮生虚妄。从人讥谤。此身恰似弄潮儿,曾过了、千重浪。且喜归来无恙。一壶春酿。雨蓑烟笠傍渔矶,应不是、封侯相。”

从我们的田野调查材料中,也充分说明宋代是江南船拳的一个重要发展时期。因为就现有江南船拳的内容而言,既有古代水军活动留下的痕迹,也有古代船民生活习俗的影像,但更有北方武术拳种对江南船拳的渗透表现。确实,北方武术文化的渗透,无疑大大丰富了江南船拳的内容和形式。研究表明,现有江南船拳中的诸如五虎拳、罗汉拳、杨家将等,都是江南船拳对外来拳种的改造。这说明在北宋灭亡,南宋迁移的过程中,以北方少林寺拳种为代表的外来拳种文化成为江南船拳丰富发展的重要营养来源。

到了明代,在反击倭寇的过程中,江南船拳已经成为苏州人民抗倭斗争的主要手段之一。例如为抵抗倭寇,北桥开口船拳传播范围十分广泛,有17个自然村300多人会打开口船拳。有些拳师练气功,可刀枪不入。有些拳师舞钢鞭,一个人可抵抗几十个倭寇。

明以后,苏州江南船拳逐渐演变成普通百姓生活中的民俗休闲文化。《苏州府志》载:古代每逢立夏、端午、中秋节等,苏州的吴江、吴县、太仓、常熟等地的船拳好手,均要不约而同地登船献技。特别是农历八月十八日,在苏州城外的石湖,船拳活动尤为兴盛。据说那一天,湖面河心,轻舟快橹,往来如飞。标旗飘展,鼓乐齐鸣,方圆百里的乡人,均驾着各自经过装饰的大小船只,集中在石湖的杏春桥下。两岸人流熙攘,观者如堵,爆竹喧天。店铺看客纷纷向河中拳师抛赠早已备好的粽子之类糕点,犒赏拳师。演练结束,哪条船上得的点心最多,标志着船拳表演最出色。近代苏州诗人卫顾德《恕庵石湖棹歌》曾咏诗记录:村儿学得好拳枪,结伴开船护进香,趁此堪将身手献,三桥环绕有名扬。

以上文字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是,苏州江南船拳在其发展过程中,不仅是一种强身健体的体育活动,更是一种连系苏州人际关系的重要民俗文化。而这是否意味着体育应有的发展方向,和它所表现出的强大的生命力所在。

3.2关于苏州船拳的传播。有关苏州江南船拳的传播,在总体上我们可理解为:是以苏州为原点且向外辐射的三个叠加的江南船拳文化圈。

首先是江南船拳的核心文化圈。它是以苏州太湖为中心,主要包括了滨湖的苏州、无锡、湖州三个地区。其中苏州,又是这个核心文化圈中的原点。在这个原点中,大约以苏州吴中区的越溪、相城区的北桥和常熟市的沙家滨为三个主要的支撑点。一是越溪船拳。越溪船拳的传承群体主要分布于苏州石湖周边的越溪境内。越溪主要流传闭口船拳,并强调船拳活动时要有背景音乐伴奏和锣鼓的配合。背景音乐为江南丝竹调。二是北桥船拳。北桥船拳的传承群体主要分布于苏州漕湖周边的楼巷、思嘉桥、荡下浜、西洪、北陆、黄泾等自然村。北桥主要流传开口船拳,也称“开口船头拳”。就是拳师在船头上打拳时,要边打边唱拳歌;舞弄刀枪剑戟时,也要边舞边唱。其曲调音乐主要为江南民间小调的旋律。三是沙家浜船拳。沙家浜船拳的传承群体主要分布于苏州阳澄湖地区。沙家浜船拳流传的有闭口船拳,也有开口船拳,并特别强调船拳活动中的医药卫生,即船拳传承过程中非常强调掌握伤病急救知识,使之成为沙家浜船拳的重要特色。

其次是江南船拳的第二个文化圈。它的地理位置包括现在的浙江嘉兴、江苏常州和上海市。在浙江嘉兴,据说在南宋时,社会上已流行“小金枪”“醉八仙”等江南船拳。而在上海的青浦,船拳中甚至还吸收了少林梅花桩腿法。

再次是江南船拳的最外围文化圈。大致包括江苏的镇江、浙江的杭州、温州等地区。特别是温州地区,在传承江南船拳的过程中,已将内河中的船拳表现发展为能适应大海中表演的要求,从而使得温州的船拳又别具一格。

4.苏州江南船拳的内容与构成

有关苏州船拳的内容,可能最早确实只是作为一种防身自卫,适于水战的武艺应运而生的,所以《苏州府志》载:“吴人以舟船为艺,出入江湖,动必以舟”。但在后来的发展中,它更多地是开始表现为一种健身休闲文化,并成为太湖民间民俗文化中一项重要的休闲娱乐项目。也许,这才是它之所以能在江南水乡流传至广并绵延不绝的原因所在。所以,考查船拳内容的来源大致可概括为以下三方面:第一,与太湖地区百姓的舟船生活密切相关,正所谓“不能一日而废舟揖之用”。江南船拳中的“板凳拳”应是它的代表;第二,与古代吴越水军的训练活动相关,如历史上有会稽太守朱买臣“治楼船击破东越”的记载,江南船拳中的“钢叉绝技”应是它的代表;第三,对外来拳种的消化吸收,船拳拳谱中流传较广的“小罗汉、五虎拳、岳家手”等应是它的代表。

从苏州船拳的基本构成来看,则可以概括为以下两点:第一,如果就江南船拳的运动形式而言,它应有器械和徒手的区分。徒手的表演形式包括拳术、爬桅杆和翻跟头杂技。拳术中的代表性内容如“小红拳”“王家短打”“大八仙”等。器械的表演形式包括兵器和器械杂耍。兵器如“青龙偃月刀”“双枪”“单拐”“大朴刀”“双锏”等;杂耍则有钢叉、竹篙、船浆等。

第二,如果就江南船拳的形体表现而言,它应有闭口船拳和开口船拳之分。闭口船拳如“四方拳”“时胜合手”“燕青下山”等。开口船拳如“十只台子”“杨家将拳”“八黑拳”等。其中在开口船拳方面,其吟唱的音乐均为苏州的民间小调。苏州的地方小调与苏州的船拳结合而形成开口船拳,这种变化无疑说明了船拳活动的娱乐化倾向,而这恰恰与现代体育的本质具有惊人的一致性。

5.苏州江南船拳活动形式及其设备

5.1船拳活动形式。根据历史记载,明清时期的苏州船拳活动形式已经较为规范并有一定程式。一年中有要举行数次表演或比赛,并通常和其他民俗文化活动一起进行。

苏州的拳船,一般常用双橹快船装饰而成,披红戴绿。船舱两侧的威武架上,刀枪剑戟一应俱全。每艘快船前,排着数名青年引吭高歌。有的拳船,还在舱内置有弦乐手,边行进边以悦耳的江南丝竹调,为拳师们的拳术表演增添色彩,也是为船拳表演比赛活动助兴。

每年石湖船拳的表演形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进行徒手的拳术,爬桅杆,和翻跟斗杂技;一种是持器械的杂耍,器械主要有钢叉,竹篙,船浆等。

表演时,表演者首先站立在船上,拱手向围观的人们示意,以表谦意,万一失手,望能多多包涵。操船手则高频率地摇动橹浆,使小船快速驶出。然后拳师们在摇晃不定的船上开始表演。会分别在船首、船身、船沿、船尾窜蹦跳跃,挥拳飞腿,跟斗连翻。其中徒手表演最精彩的是爬桅樯。只见拳手手脚并用,一溜儿已到达杆顶,在顶上连续做几个漂亮而惊险的平衡动作,羸得阵阵喝彩声后,突然,拳手一个翻身,头朝底脚朝上,沿杆快速滑下,令人望而生畏。

器械表演则主要以钢叉见多。拳师飞舞钢叉,滾绕于胸臂腰腿之间,铿然呼呼有声。而最为独特的是飞叉过桥。当小船即将驶进桥洞之际,拳师将手中的钢叉用力向上一抛,钢叉似箭向前上方飞出,飞过桥面和桥上围观者的头顶,然后从桥洞的另一端呼啸直下。此时,成千上万的看客一下子都会屏息静气,望着直落而下的飞叉,就在钢叉将要到达水面时,小船已到,拳手伸手一抓,稳稳地把钢叉紧握在手中,继续挥舞起来,顿时全场沸腾,一片欢呼声起。这种表演,使拳术与船术得到了高度和谐与统一,达到了尽善尽美的程度。

5.2船拳活动设备。在苏州,船拳的演练场地俗称“拳船”,也称“擂台船”。通常是用两条普通的农船拼连而成。船头用跳板铺设拳台,约一丈见方,供拳师们打拳踢腿,舞枪弄棍。船舱挑扎彩楼.上扎“鱼跃龙门”,左右则是“二龙戏珠”。船身遍插彩旗,顶端竖有某某村(镇)的牙边标旗。标旗下有太师椅分置两旁,有两员骁将各执竹篙威武雄壮地安坐在那里,以防拳船在行进中搁浅。中舱则挂有布幔门帘,内有锣鼓手。拳船上通常有一副对联最为引人注目。其上联是“拳打南山猛虎”,下联是“脚踢北海蛟龙”。左右置有威武架,刀枪剑棍,长短兵器安置有序。船艄上两支大橹,协力行驶。拳船行进时,锣鼓手敲打助威,行至村镇便表演拳技。

船拳的操练方法,开始时先在陆地上演练,以后才上拳船。练功时步法多练马步,三角步,弓步,拖步,马步转弓步,弓步转马步,以求步法稳健。臂部重上肢练习,讲究臂力,要求肩关节放松而手臂肌肉呈紧张状态。腰部重转体,甩腰,下腰等训练,以便操拳时灵活自如,进则带攻,攻则带躲闪,要求气功由丹田吐,力以腰腿发.上顶青天,下注地隔,吞阴吐肚,含胸通天,身如车转,上似石墩,户对胯,肘对膝,拳掌对脚尖,鼻尖对一线,头内偏,眼向前,架喉筋,舌顶上。

6.结束语

苏州江南船拳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自成体系。由于船上活动空间小,船只行进中有风浪颠簸,因此船拳特别注重下盘稳固,手法多,步法少,以气催力。船拳体用兼备,内外兼修,短兵相接,效法水战,具有刚健遒劲,神形合一,步势稳烈,躲闪灵活的特点。进攻时出招迅速,防御时以手为主,似开似闭,以身为轴,原地转动。船拳的基本特点是:动作幅度小,动作转换快,动作变化多,动作劲道足。它非常适应在小小的船头上,淋漓尽致地表现拳脚功夫,所以成为江南水乡所特有的拳种。当然,要在仅有方寸之地的船头上展示拳脚功夫,确非易事,与在陆地上练习武术相比,它对练习者提出了更高的素质要求.也正因为此,它的生命力也远比其他拳种为弱,所以导致它在中华武林中虽独树一帜,却影响不大。

新中国成立以后,船拳活动未再开展。直到1985年江苏省体委武术挖整组为再现古老船拳风采,多方查询,特邀船拳传人高泉根,陈松年在吴县阳澄湖表演船拳,予以录像记载,江南船拳才重现于世。而我们,则是在国家文化大发展战略指引下,开始了对这一古老拳种文化的挖掘与整理,希望它能为苏州的文化发展事业,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